天蝎wenli

许愿

这次的麻烦能全身而退不影响现在的位置就填坑

综+快穿 爱与梦想的营销人生

第八章
  我叫顾林泽,是个中学二年级学生,爱好是追番和网游。作为成绩从没下过班级前五名的优等生,我拥有自己的高配电脑和手机可以在课余时间随意玩乐——仅限于无氪。
  ——“玩游戏不氪金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啊摔!”
  我决定自力更生,打工赚钱氪金。
  兜兜转转,我成为了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的临时店员——可惜不是444号,店长是个黑发紫眼配色很动漫的伪萝莉,真实身份是某个我一直没记全名字的组织的领导者兼唯一成员,她被我的工作能力折服,同意我通过考试就能提前转正。毫无疑问,我轻松通过得到了一份全新的聘用合同,上面清楚明白地写明了我享有的权利和应尽的义务务务务……
  顾林泽手抓合同,抖得如同秋风中的落叶。
  “……店、店、店、店长!”
  “我在。”伪萝莉应声而出,笑眼弯弯。
  “……这、这、这上面……”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上面……监护人……”
  “你是说这个啊,因为你是未成年人,根据法律,打工需要监护人也就是你父母的同意,我当然要通知他们啊。之前按小时计费只需要口头要约,这次要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我就拿去给他们看了。”
  好似道几十道雷电劈但身上,顾林泽扑倒在地,气若游丝。
  “……所以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吗……”
  “没错!”
  顾林泽两眼一闭,生无可恋,恨不得这只是一场梦。
  然而,现实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店长轻快甜美的萝莉音仍不停灌进她的耳朵。
  “你的工资卡我已经交给你的父母,他们会替你保管好的。还有根据之前你提供的创意,我已经做出了时间流动和现实相比更加缓慢的房间,以后那就是你的休息室,你的课本和习题都在,我还帮你把时间调成了1:50,这样就可以工作学习两不误,如何?”
  “……那个店长,我忽然想到我还……”
  “不要不好意思,这是员工福利。”
  “……我……不……救、救命啊!我可以去去补习班!我要回家——!”
  
  

明天为梅林最后挣扎一下,抽到了就补个最后说明,没抽到正好坑掉……

综+快穿 爱与梦想的营销人生

  第七章
        生命不死,折腾不止。
  这句话用来形容某两只小强实在再贴切不过。
  ——“啧!明明是为了权利狼狈为奸,却演得好像情真意切,走错片场了吧,情xx雨oo在左边。”
  看着大屏幕上的两个从重感冒大魔王手中逃脱的小强,顾林泽吐槽不止。
  “……其实,我不大明白,既然Lvy你那么讨厌他们,为什么还要放任他们活着呢?这并不是你的世界啊。”店长悠闲发起话题,“这里的法律和你无关。”
  “……这个啊,刚开始其实是没想到,毕竟我和他们不一样,一直都是守法良民。”翻个了个身,顾林泽索性躺在纤尘不染的地板上,“而且,幸福什么的,在这种时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吧。”
  “……”
  “就算当事人这次按照她列出的条件嫁给了理想的对象,也不代表以后的日子一帆风顺啊。
  “比如能不能生下男孩子,生下了能不能教导成才;配偶是出人头地还是变成一个只知道自怨自艾的酒鬼;好不容易绕开夺嫡这个坑,会不会卷进更麻烦的事件……等等等等,简直数不胜数。
  “而且啊,人心易变,就算她现在觉得幸福了,那几年之后呢?会不会觉得现在的自己错得离谱?感到后悔了呢?
  “店长,这次我好像要补考了。”
  顾林泽是真的很讨厌那两个人渣。
  一个为了标榜自己品行高洁不爱女色,让正妃承受无子的压力,自己却偷偷在外面养情妇;
  一个自私自利,觉得为大业而非个人喜好娶妻的自己牺牲良多,冷落妻子之余,小妾纳了又纳,任由她们在后院这个战场上厮杀,间接葬送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
  然而,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最不缺的就是这种人。
 “……错了哦。”店长天外飞来的声音拉回了顾林泽的思绪,“这次你合格了。”
  “……?!”
  “虽然有运气的成分,但有谁说过,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恭喜你,以后就是正式员工了。”
  顾林泽一脸懵逼,这时候她才发现,虚拟打屏幕不知何时消失了。
  “……可、可是”她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我其实,没做什么……”
  “所以才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啊。”
  “店长——”
  “好吧,简单点说,因为某种原因当事人的前夫和她前夫的老板是当事人不幸的源头。只要和他们沾上一点关系,她这一生就别想有半点幸福的可能。”
  “……我不明白……”
  “好吧,虽然觉得不应该,但还是得告诉你……
  “……???”
  “他们出柜了,大庭广众之下,围观者上百人。”
  “!”
  “保守估计,他们两个如果想要后代,只能收养了。
  “……”
  “怎么了,Lvy,是太高兴了吗?恭喜你转正。
  “还有,不要躺在地上,很凉的。哎,你怎么睡着了?”
  
  
  

综+快穿 爱与梦想的营销人生

第六章
  封建社会无人权。
  顾林泽终于深刻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每个人一出生,就被笼罩在父权之下,不管对方人品能力如何天然就具有对你人生的支配权。父权之上还有君权,居于社会顶点,至高无上,一句话可以否定你所有的努力,不管合理不合理。
  从这一刻开始,顾林泽没办法同情历史上那些时乖命舛的才子志士了。
  郁郁不得志,在控诉他人的时候,有反省过自己吗?明明你是自己努力不够。要知道,只是因为性别为女,连这个机会都没有。感觉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吗?那只是你的错觉,不是有和你这个loser绑在一起忍受一辈子的、被夫权支配的配偶任你驱使践踏吗?还不跪下来感谢老天自己生对了性别!早知道,在某些地方,仅仅只是性别为女,连呼吸都是错误。
  这个世间,最残酷的不是全力以赴却没有得到回报,而是连努力去争取的机会都没有。
  “t病毒已准备完毕,是否投放?”
  “?!”
  “……倒数十、九、八……”
  “停!下!!”顾林泽惨叫出声,“不要啊店长!”
  “嗯,”依旧是店长那慢吞吞缺乏紧张感的萝莉音,“我开玩笑的。”
  ——“吓得我魂都要掉了……”
  顾林泽扑倒在地,泪流满面。
  差一点,就差一点……
  她差点就成为杀害无辜的凶手了……
  皇帝死不死无所谓,要无辜的人给他陪葬,这种事绝对不行!
  “既然不需要t病毒,那你是否有所行动?还是静观其变?”
  “我选支线一”保持扑倒在地的姿势,顾林泽有气无力,“能让他做噩梦吗?”
  “没有问题,哪方面的噩梦?”
  “就让他做一个……”
  ……
  那是只有梦中得见的人间仙境。即使是最低微的庶民也能穿着华衣,身居豪宅,四时鲜果,佳肴享用不尽。
  所有人,无论世家庶民,皆交口称赞当朝的皇帝,赞美他带来的盛世,称颂他被上天嘉奖已飞升成神,成为天帝同时统治人间与天界。
  同时,他们给予先帝也就是当今天帝父亲的唯有无情的嘲讽,讽刺他的有眼无珠,嘲弄他的愚蠢无知,庆幸他的早亡。
  每到天帝诞辰,他们摆放香案,供奉天帝升天图,图画精妙,天帝和他的功臣栩栩如生,宛在身前。
  ……
  “你确定这样就可以吗?不用加别的内容。”不知为何,店长的萝莉音听上去有些失望。
  大屏幕上,梦中惊醒的中老年男子正两眼无神喘着粗气俨然劫后余生。
  “暂时就这样。”顾林泽回答。
  讲真,这个皇帝让她有些失望。甚至忍不住想要问候一下他的父亲。
  ——“作为设定后宫三千的种马,你们真的有好好改良后代基因吗?”
  ——“说好的美中年、帅爷爷呢?这个路人甲时谁啊?差评!必须差评!”
  ——“啧!”
  “那个梦麻烦循环播放,其他的……我先去看看那两个人渣在干什么?”
  
  为梅林攒人品
  
 
  

综+快穿 爱与梦想的营销人生

第五章
  对于家教严格从而养成谨慎务实性格的c女士来说,那些话本戏曲里的故事着实荒诞不经,再好的文采也掩盖不了满是漏洞的行文,就如同她噩梦般的半生。
  婚后天差地别的生活环境,她努力适应;
  丈夫的冷落,她从未在意;
  仆役的不屑和阴奉阳违,她机智周旋;
  家族零落,她没有放弃,而是努力奉上仅有的力量;
  孩子被带离身边,她没有绝望,而是用最大的力量,关心他的一切;
  在一切真相揭开后,她咬紧牙关,唯一的心愿就是为家族翻案,最后得到的却是仅有男丁为新皇而死的噩耗。
  至此,她已一无所有。
  顾林泽垂下眼睑,她忽然,不想去看她了。指间随意一滑,一个新地点图标闪出,画面经过缓冲的黑屏后,跳出了室内场景。
  一个优雅的女声徐徐响起:“听说今上有意撮合陈家大姑娘和徐尚书的嫡长孙。”
  声如其人。
  脑內空间被瞬间清空的顾林泽正在被这个词刷屏。
  那是兼具华丽外表和凛然气质的女性,面对她时,即使是隔着一道屏幕,那强烈的存在感也扑面而来,让人瞬间就被震慑。
  这是之前从某位皇子身上完全感受不到的东西。
  “可不是嘛,今上心慈,看不过两位重臣年纪一大把了闹个没完,不如结个儿女亲家,也算是一笑泯恩仇。”接话的是个缺乏存在感的中年妇人,一张过目即忘的大众脸,非常适合谍报工作。
  “呵……”短短的一个音节,像认同,又像是嘲讽,“今上仁爱,果然和殿下是亲生父子。”
  ——“总觉得这句话有哪里不对。”
  ——“这样的大美人居然嫁了个人渣!”
  ——“当皇帝就是好,可以把人家好好的偶尔配给自家的残次品。”
  在顾林泽脑海不停被弹幕刷屏的时候,挂着“某皇子妃”标签的女子和疑似其心腹的大婶的谈话还在继续。
  “……外面传得沸沸扬扬,都说殿下才是天命之主,要今上早日让位,您看……”
  “有句话你可记得,'卧榻之侧……'”
  “……奴婢明白了,只是姑娘,你……”
  “……无妨,幸好我素来不得他的欢心之事人尽皆知,你回去,哪些不愿留的,也不必强求,以后的日子,要艰难些了。”
  “遵命。”
  顾林泽低头默默翻着手中的资料,对情报人员肃然起敬。能干这一行的,阅读理解能力最低也得十级,不然即使潜入成功偷听成功,也完全听不懂。
  ——“跪求翻译!她们刚才说得到底是哪国语言,和汉语好像!”
  “摩西摩西!亲爱得,你在吗?Lvy,听到我的声音了吗?听到请回答!”
  “啊……在、在的。什么事?店长。”
  “出现新情况,皇帝想要干涉当事人的婚姻,是否进行阻止?”
  “……”
  “亲爱的,你还在吗?
  “……店长,我现在改变主意想用之前计划可以吗?”
  “嗯?D计划,我们有这个计划吗?”
  “哼哼哼!把t病毒扔进皇宫的水井,让他们去末世求生算了!”
  “耶,你是认真的吗?”
  “我很认真!这是我制定的Dead计划!”

综+快穿 爱与梦想的营销人生

  第四章
        包办了古代民谣创作工作的店长大人表示,在她进行文化宣传工作的时候,顾林泽可以选择转换视角进行人类观察,围观一下当事人及其关联人的衣食住行。
  顾林泽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支线,慎重考虑后选择了快进。
  ——“八卦无限好,考试更重要,提前转正后身临其境更直观。”
  至于这是不是老板暗示的任务,顾林泽表示店长是个有话直说从不绕弯子的耿直girl,比起暗示,她更喜欢单刀直入。
  ——“揣摩老板的风格也是能力的一种!”
  把时间调快20倍后,马上到了三天后,京城的大街小巷并没有孩童唱着隐晦的歌谣或是行人窃窃私语的场面。迎接她的是一场全民狂欢。
  ——“至少在京城是!”
  书店的话本上,印着孝子为父投湖的身影;
  勾栏的歌姬怀抱琵琶弹奏皇子夜梦仙境得来的曲子;
  走街串巷的算命先生用模糊的语言传递着权利即将交替的神谕;
  戏园里,粉墨登场的戏子们动情演绎着真实的人间神话……
  等等等等,无法一一描述。
  顾林泽目瞪口呆,无言以对。
  好半晌才找回人体支配权的她决定接受店长之前的提议,去观察下当事人c女士。
  在那之前,她有事要拜托店长。
  “……担心那些宣传人员?完全用不着啦。”店长笑眼弯弯,“我已经做好了保护措施,绝对不会让他们成为皇权斗争下的牺牲品。不信你看,喏!”
  几个头上闪烁着“古代执法机关公务员”称号的男子冲进戏园后台,对着空气一顿拳打脚踢,然后拖着空荡荡的绳索走掉了。
  “……我去观察人类了,店长你加油!”顾林泽机智地选择了转台……转换视角,她决定去偷窥……关心一下c女士的需求!
  c女士一族是典型的书香门第,科举上位,不参与夺嫡,只忠于君主,辛勤工作不忘教书育人,使得国家的大部分公务员都多少和她家有些关系,因此招来了把她坑惨的渣男二人组。
  如同资料中记载的一般,c女士是为端庄美丽的少女,年纪不大但思想成熟,没有这个年龄段少女常见的期望早恋兼追求罗曼蒂克的通病。在她看来,朝三暮四是男性的本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即使和睦如她的父母,仍是免不了在家中为妾室通房留出一席之地。她不求别的,只求嫁个门风清就无声无息逼近了她这个正、懂得上进、不宠妾灭妻、对嫡妻有基本尊重的男子,哪怕低嫁与寒门也无妨。
  很简单,很微小的心愿。
  但是,即使是这样的微小的愿望,也无法达成。
  只因为,她的家族,对皇子夺嫡是不可缺少的力量,所以,在拉拢不成,以婚姻为名的牢笼就无声无息地对她这个预订好的人质张开了血盆大口。

继续攒人品
  
  
  
  
  

综+快穿 爱与梦想的营销人生

  第三章

        救援比想象中来得要快。
  这并不奇怪,落水的是两名血统高贵的公子,其中一名还是货真价实的皇子,危及他人身安全的责任就算是长公主也担待不起。
  然而这些负责打捞的长公主府家仆很快发现,他们救不了两位落水者。
  ——没错,刚刚把人拉出水面,下一秒那可怜的人就会以最快的速度重重坠入湖中,溅起水花一片。
  一次两次还好,顶多让人觉得是自己操作的失误,但是第十次之后……顾林泽可以指自己的收藏发誓,现在小船上的管家那又青又白的脸色绝对不是因为初夏的湖水太冷。
  其实从顾林泽的角度来看,这是件很无聊的事情:家仆们把人拉出水,店长大人一挥手,人就“嘭”得掉下去:再拉出水,再一挥手,“嘭”;再拉出水……总得来说,这反反复复的机械运动还不如打地鼠有趣味。
  ——将近半个小时,顾林泽只能木然看着这循环上演的“嘭嘭嘭”,连脑子里都是这魔性循环的一幕。
  ——“自己下的命令,跪着也不能改口!早知道,就把他们挂在屋顶了。”
  终于在第二十八分钟将要结束的时候,站在小船上的管家蓦地发出一道凄厉的男高音,接着一个鱼跃落水,以国际级游泳选手也望尘莫及的速度飞快向对岸游去。似乎是为了呼应他的行为,家仆们也纷纷放弃了救援,一面发出高高低低的呼喊声,一面向岸边游去。
  顾林泽目瞪口呆。
  ——“厉害了我的老管家,这完全不像是五十多岁的人啊!”
  ——“等等,资料上不是说他不会游泳吗?这究竟是传说中藏拙?还是我发现了一个生错时代的天才?”
  ——“跑掉就跑掉,你们喊什么有鬼?你们这么甩锅,当心遇上真鬼。”
  三十分钟转瞬即逝。
  已经沉入湖底的两名遇难者,以完全违反重力的姿态冲出湖面,重重落在青石地砖上,同时腹部受到恰到好处的挤压将湖水喷了出来。
  顾林泽在心里为店长大大打call,这对时间恰到好处的把握,这拉人出水举重若轻的英姿,这急救手法的精确……从此时此刻开始,她就是店长大大的粉。
  而且,这两名仍在昏迷的遇难者,目测今天是做不了什么违反公序良俗的行为了。
  顾林泽再次露出愉悦的笑容。
  “当当当!恭喜一号考生,当事人c女士的危机暂时解除,一号考生加分,还请再接再厉不要松懈哦!”
  店长大人甜美的萝莉音拉回了顾林泽的精神,初战告捷没有让她冲昏头,略一思索,她又有了主意。
  “店长,如果我想要把编好的歌谣传遍这里的全国各地,需要多少时间?”
  “唔,我算算……放心,很快,三四天而已。怎么,你要在这里编篡民谣?”
  “差不多吧,就是当今无道,上天震怒欲降下灾祸……”一面努力回想小说影视中的套路,一面组织语言“然而昏君的某个来历不凡的儿子却坚决为自己今生的父亲赎罪,以命换命,上苍慈悲,因此给这个国家一个机会,让这位从试炼中生还的皇子成新君……差不多就是这种套路。如果能在那个人渣家里放件自制的龙袍玉玺之类的就好了。”
  “交给我吧!”店长笑眼弯弯,“只有这些吗?”
  “……其实,本来打算给皇帝下慢性毒药再甩锅给那个人渣皇子的老妈的”顾林泽耸耸肩,“不过……我果然修炼不够啊!”

  日更攒人品
  
  
  
  
  

综+快穿爱与梦想的营销人生

第二章
  凭借大兔朝素质教育下的应试能力,顾林泽总算想起来可以让知情人店长大人自行寻路。
  ——“不管怎么说,先把人找到!”
  黑发紫眸,身材娇小的店长看似不慌不忙随着人流进门,却在下一刻就如同在游戏更换地图一般,瞬间置身于典型古代园林中。
  “……万恶的封建特权阶级!”好半晌,顾林泽才喃喃出声。
  顾林泽出身小康之家,与大富大贵的生活无缘,但作为独生女,在学习成绩稳定的情况下,没少和父母外出旅游,古代宫殿园林也是见识过的,但却从来没有一处能给予她现在的震撼。
  这感觉和建筑本身无关,而是她好巧不巧想起了此次游园会的承办地点——长公主府。
  ——“把公园修在自己家里真的大丈夫?!”
  ——“难怪当事人落水找不到人来救,这占地面积足够体力废跑断腿了。”
  ——“感觉以后没办法吐槽落水梗了呢!”
  “……在我面前的这位就是c女士,现年十六岁,按照她所处社会的习惯,正在寻觅未来丈夫的人选。”不知何时,店长已经站到三名女子的面前,以她惯有的平稳语调介绍着。令人惊异的是,面对容貌、衣着与自身迥异的“少女”,她们居然恍若未见,仍然就长公主府內景色进行讨论。
  “别担心,她们看不到我。”店长挥了挥说,“怎么样,这种分辨方式很方便的。”
  ——“的确很方便!”
  顾林泽眼神死得看着当事人c女士,“c女士”这一称呼正化身金光闪闪的字符悬浮在她的头顶。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何为“无槽可吐”。
  ——“这真的不是RPG吗?”
  ——“是谁在考试前再三强调要认真对待,不可有游戏心态的!”
  ——“莫拿全息网游骗我!”
  ——“不过,既然是这种分辨当时,那么……”
  顾林泽深吸一口气,试着在拨弄虚拟屏幕,很快在观赏湖附近找到了头上飘着“某皇子”和“c女士前夫”字样的两名人物。
  “……店长……”
  “嗯?什么事?”
  “你之前说过,我可以像操纵游戏人物一样操纵你的行为对吧?”
  “没错,你需要我做什么?”
  “店长,拜托你!把在湖边的那两个人渣丢进去,泡上半小时醒醒脑子!”
  “哎?没问题!”
  在走马观花般浏览任务资料中,顾林泽还是得到了不少信息的。比如,坑害了c女士的她的前夫是今天游园会承办者长公主的儿子;比如他打算支开c女士的两名好友后设计她落水,自己再上前救人制造和c女士不得不成婚的条件;再比如,他和某皇子都精通水性,在两米深的湖里泡上一个小时都不会有危险……
  凝视着那两个为了争权夺利不惜毁掉他人人生的人渣,以毫无美感的倒栽葱式落水,顾林泽露出愉悦的笑容。
  
  
  为白毛攒人品日更中
  
  
  

综+快穿 爱与梦想的营销人生

  试用期员工想要提前转正,需要什么条件?
  一句话,拿出成绩。
  顾林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哪怕转正考核是去白垩纪单挑霸王龙也要硬着头皮上,不转正工资就不会十倍,没有十倍工资就没有更多的资金去氪金,不氪金哪里来的ssr,至于会不会提前领盒饭从“人生”这一舞台上退场这一可能从不在中二少女的考虑中。
  ——“没有钱!还要命干什么!”此为一生的至理名言,永不褪色!
  所以,当她深呼吸在店长老板面前表示准备完成等待开考,对方却一道蓝光闪烁消失在原地,取而代之的是充满未来感的虚拟大屏幕……什么鬼?!
  “现在送你去穿越,那怎么可能。”黑发紫眸,五官融合了东西方优点的店长言笑晏晏,“虽然你有灵子转移的资质,不需要更换躯壳,但没有经过培训就直接上岗也太过勉强了,所以这次,你只要负责场外支援就好。”
  “这次的考核重点是你的危机处理能力,如何在最短的时间用身边有限的资源度过突如其来的危机。我现在已经进入了任务世界,在这次任务里,我将作为类似游戏中可操控人物来由你决定行动。你手边的就是任务说明,要快速阅读,找出重点哦。”
  “当然,如果任务对象陷入你无法解决的危机我也会帮忙,不过那样你的评价就会降低了,所以千万要小心。最后,祝你成功。”
  “……”一把抓住不知何时漂浮在身侧的黑皮书,顾林泽瞪大眼睛,一目十行。任务对象或被拯救人简称c女士,异时空古代非穿越非重生土著,典型的封建社会悲剧贵族女性。c女士出身的家族是所谓的清流中立阵营,不参与皇室继承战争,力图保存实力实现家族的长久繁盛与传承。奈何世事从来不与人的意志为转移,c女士在某次本阶级的游园会上发生意外,不得已嫁给了某位皇子的支持者,从而连累了整个家族成了某皇子争夺继承权失败的陪葬品。如果情况只是如此,那么她尚能忍耐,可是在25年后,自己的独生子摇身一变成了某皇子的遗腹子,逆袭成功登上了皇位,而他的亲生女儿要在当初被调换后几日就夭折了。她也终于知道,主导了这一切的就是自己的丈夫,自己一生的不幸皆从多年前的那次游园会开始。
  “……非常优美的古建筑,颇有Lvy你们国家唐代的风格,比起留存至今的宫殿不知优美了多少倍。”循着不知在何处的扬声装置,店长不紧不慢的声音响在耳边,“我得声明,不是我对满清政权有偏见,而是它们的审美是在让我无法欣赏,总有一种浓浓的违和感,对我这样的强迫症来说真是灾难。”
  “没错,无可救药的混搭风,就好像想在坚持自身特色的基础上吸收他人的优点结果彻底失败一样!……等等!这是哪里?”埋头情报收集的顾林泽一抬头,就看到大屏幕的景色已经完全不同。
  呈现在眼前的让她为之词穷的、只在纪录片中见到的唐时建筑群,集华美优雅于一身,是现代仿古建筑永远也无法重现的、旧时代专有氛围。
  ——“忽然觉得,和这里相比,最高档花园别墅一下子就low到底了,这让人完全没有成为房奴的动力,啧!”
  “……当然是命运决定日的游园会啊,Lvy?你还在吗?”
  “等、等等!不是应该有点缓冲时间吗?还有当事人……我是说等我去拯救的那位c女士呢?她在哪里?还有,至少给我一张她的照片吧!”顾林泽恨不能冲进大屏幕抓住店长的领口一通狠摇。
  “缓冲时间?没有那种东西啦。我们这次考核的目的不就是你的危机处理能力吗?”店长泰然自若指了指车马熙熙的大门“顺便说一句,c女士进去有三十分钟喽。”
  ——?!
  ——“请问,我该如何在一次据说招待了数百人的游园会上找出连照片都不曾提供的当事人,在线等,挺急的!”
没有梅林,继续攒人品

综+快穿 爱与梦想的营销人生

楔子
  某天,好友啃着零食对网络上的明星绯闻发表感想:“当初为了真爱排除万难在一起,结果不到七年就分手,该说现实比小说电视剧还荒诞吗?小说要敢这么写铁定要扑街!”
  “因为小说电视剧要卖钱的,读者观众不买账可不行,现实可不会!”
  “逻辑没毛病,不过总感觉怪怪的……算了,你一直这样。不过把私生活暴露在大众面前,明星看着光鲜其实也真不容易。”
  “总比被人遗忘要强,本质上明星也是一种商品,要包装诱人,华美靓丽总要客人心甘情愿掏腰包,也算是爱与梦想的生意吧。就像你我的职业一样。”
  “爱与梦想吗?这么……说起来……好像……可是……哪里不对啊……”
  本人顾林泽,女,单身,年龄无可奉告,比起本名更喜欢被称呼为“Lvy”或者艾薇,职业吗?大概是和位面商人类似,但秉持等价交换原则,偶尔也做亏本买卖的慈善事业。反正入职二十多年,我也没给它找到一个合适的称呼。不妨用前店长现董事长的习惯来“我们是追寻并保护历史人文兼自然造物兼援助智慧生物物质及精神生活组织,简称α”组织,一个福利好收入高不影响我在现实日常生活并且让我出人头地父母面上有光的良心工作单位。
  你说什么叫现实日常生活?我没说吗?我不是it族,工作内容大概是……穿越。
  想来也是好笑,我之所以在中二年纪选择这份工作当兼职绝对与所谓经济基础人格独立无关,纯粹是因为沉迷的手游抽取活动ssr在即而小金库告急,期望父母支援绝对是白日做梦。干脆一咬牙冲进了那家正在招聘的便利店,遇见了当时还是店长的董事长……
  而我的第一个,同时也是转正考核的任务,就是帮助一名古代同妻摆脱原本的悲惨命运,奔向幸福的场外支援……
开文,算是还愿兼攒人品,梅林池太毒,梅林一定要来我的迦勒底!